十叶瑟

瑞右雷左过激,嘉瑞是信仰√
嘉吹瑞吹安吹

文力修炼,好好做人


以及澜野,我喜欢她。

【极东】赐予我名字的人

  • 短,微虐

  • 菊耀菊

  • ooc有

以下正文

-----------------------------------------------------

【你叫什么名字啊,是新来的小孩子吗】

竹叶的清香缠绕,投下的斑驳阴影怎么也掩盖不住那人明朗的笑容。

良久的沉默。


【我叫王耀哦,以后让我来照顾你吧阿鲁】

【叫我哥哥好了】

【让我把我的文字和文化教给你吧】

【包在我身上了阿鲁】

【你一定,一定会强大起来的】

【会成为很好的大人的】



【你的眼睛很好看】

【怎么不喜欢笑呢】

【是个好看的文静的孩子呢】



【你就叫小菊吧】

【菊是斯文与友情的象征哦】

【孤标亮节,高雅傲霜】

【我们小菊,一定会强大起来的】


——————————————————


【小菊】

【为什么】

微弱的声音,仿佛失去了生命的力度。


【小菊,我爱你】

刀剑刺入血肉的声响,刺目的红色如同三途河畔的妖花顷刻绽放在那人绿色的军装上。


和初见时。。。

一样的微笑。。。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要笑呢。。。

为什么。。。

偏偏说什么爱呢。。。


白色军装的少年颤抖着,拔出了刀,转身离开。


【再见了】

【哥哥】

【不】

【王耀】


——————————————————


不知是第几个秋季了。

少年的脸上褪去了些许青涩。

站在庭院里,看着盛开的,美丽耀眼的秋菊。


【本田先生,恕在下冒犯】

属下走过来,轻轻的说。

少年微笑示意。


【既这般思念,为何不回去找王耀先生呢】

【我不配,再也不配】

站在他面前了。


【既得不到,又何必苦苦执着】


少年抬起头,清秀的脸上泛起微笑,藏着苦涩,藏着许许多多复杂的情感。


【因为】

【他是赐予我名字的人】


完。


——————————————————————

啊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

标点符号一塌糊涂

文笔渣到不行思维混乱

凑活着看吧【勉强的微笑

不过不会有人看的吧我知道


啊耀君生日快乐啊

【双黑/太中】自传

·一方重病死亡
·ooc慎·BE慎
压力大的怨念下的产物,番外有,此篇中也视角。
————我的自传页页都有你————
————————————————————

中原中也想写一本自传。
并不是为了他从前说的所谓本大爷英明神武战功显赫必须让后人了解膜拜这样的理由。
或许三个月前,他的确是这么想的。
但如今对于他,这个躺在洁白的病床上逐渐虚弱的绝症病人来说
这样的理由是没有魄力的。

当中原中也听到自己病情的时候,嘴角上扬。

“没想到要在那个自杀爱好者之前就死掉啊。”
他只是这么说着

每天坐在一片白色的空间里,看着手中的纸笔,鼻尖弥漫着消毒药水的味道。医院的环境并不很安静,来来往往的有医生和护士。
中原中也常想,对于每天在这样的重症监护室巡逻的护士和待命的医生来说,也没什么工作量和技术可言吧。

对于他们这样的病人,每天进入身体的药水不过只起到减轻痛苦的作用罢了。主治医生每次汇报病情,都像在做临终关怀,而护士的任务只有两个——阻止精神崩溃想要自杀的病人,以及帮那些突然死去的病人联系家属。

中原中也抬头看着吊水的药瓶,较平日颜色偏白,像是加入了什么粉末。
是镇定剂吗,又加量了啊。他这么想着。

目光空洞的盯着眼前白色的纸,手保持着握笔的姿势,但他心里清楚,他什么都写不出来。

他像是小学生刚认字一样心中明明有很多情感和故事但是却表述不出来。

他将这一切归咎于自己的病,以及这宁静的环境。确实,对于他这个习惯了腥风血雨的黑手党年轻干部来说,这环境真是平静的不像话。

但真正的原因,是太宰治,这个中原中也咒骂了无数次的人。

每当他回忆起自己短暂人生中的辉煌事迹以及那些可以被写进自传里的大事时,总离不开太宰治的存在。他觉得自己很没用,很软弱。

中原中也是一夜之间使敌方组织连同大楼灰飞烟灭的人,可这样的他,竟然放不下一份蠢而飘渺的感情,又是对太宰治这样的人,一个背叛者。

他常常想如果自己没有认识太宰治说不定会幸运得多,也不至于死前回忆人生满满都是腥风血雨。

或许是觉得自己可悲,中原中也有意在自己的自传里抹去太宰治这个人,他希望塑造出的形象是一个潇洒传奇的伟大人物,希望以后即使有人问起太宰治的事,回答者也只会说是“中原中也的搭档”而不是“中原中也单恋了近10年的人”。

可他悲哀的发现,抹去太宰治,他什么也写不出来。

他努力的回想整理,像是剪辑师在剪辑一部长长的影片,但困难程度在于要将主角的镜头全部剪掉,并且保持故事的精彩程度。

时间一天天流逝,病情加重使中也的记忆力越来越差,从前的记忆也开始混乱与遗忘。

很多时候,他再怎么努力,脑中都只有一个画面,一个昏暗霞光下的吻。

那是他们作为搭档一起执行的最后一次任务,那次任务之后第二天,太宰治叛逃。

任务中,中也使用了污浊,击败了敌人,但也狼狈不堪,满身血污,又被一个没死透的小人物射中,子弹穿过小腿,直到太宰治发动人间失格,退出了污浊状态的他应声倒下。

但是对方少见的没有像往常一样调侃他,只是沉默的为他包扎止血。

中也因疼痛而头脑昏沉,闭上眼后脱力,从靠着的墙上倒了下去。

当他再醒来的时候,是在太宰治的怀中,

太宰治紧紧的抓住他的肩膀,用力的将他圈在怀中,身体微微的颤抖,脸上有着明显的泪痕,像是一个失去了心爱玩具的孤独无助的孩子。

中也轻轻用手回抱住他,他感到对方的颤抖停止了,但思绪很快被打断,只剩下一片空白。
太宰治温热的唇迅捷而粗暴的堵上了中也的唇瓣,舌尖侵入了对方的领地,不断探寻,似乎想索取更多,又如同在确认某些东西的存在。舌尖交缠,唇齿分离之间,扯出一条条银丝,在夕阳的余晖下散发着禁忌的光芒。

中也的眼神迷离,他看着太宰治站起来,轻轻将他靠在墙上,然后向着相反的方向走,中原中也想叫住他,但又什么都说不出来,身体不听指挥,意识也越来越涣散模糊。

隐约之中,逆着光,他看见太宰治回头望着他的方向,唇瓣一张一合,似乎在说些什么,但他听不见了,几秒后,他的世界变成了一片黑暗。

这个吻电影般在病床上的中原中也脑中回放,时常使因病痛而意识模糊的他分不清脸上的泪是自己的,还是回忆中太宰治的呢,他搞不清楚了,他纠结着。

这样的纠结因为主治医生的一句话打消了。

【你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一个月…吗…

容不得他再拖延,他开始动笔,将所有能想起来的事情全部记录下来,串联在一起,包括那个吻。还剩最后几天的时候,他完成了。

他戴着呼吸器,身上插满了奇奇怪怪的管子,以维持最后一点的生命。

他审视自己完成的自传,不禁自嘲。

这叫什么自传呢,这分明是一本爱情小说吧,只不过男一最后死了,并且男二最后也没有给予回应。

真是失败啊。

都说人死前曾经经历的一切会像过电影一样在脑海中浮现,但中也在弥留之际,脑中浮现的画面还是那个逆光的吻。

但这次有点不一样。
他觉得自己的意识突然清醒了,模糊的回忆也开始清晰了起来。
他看到清了太宰治逆着光的脸颊
看清了他张合的唇瓣
他好像感觉到他在说什么了
强烈的感觉比从前任何一次都要清晰

【すみません、永遠にあなたを愛している】

爱…吗?
原来是这样啊…
真的…
到了最后
我都差点被你骗了啊
太宰治…

中原中也感受到了滑过脸颊的泪,但他是笑着的,他仿佛又看见了逆着光的太宰治,看见了他脸上的泪痕。

【呐太宰治你个混蛋青花鱼

你知道吗

我的自传
页页都有你。】

—————————————
嗯心血来潮的产物#文笔渣#不知道为什么又写成了BE#
下一篇算是这个的番外
太宰治视角呈现
嘛反正也没什么人看
就这样吧















【太中】愚人的玩笑与未说完的话


短刀/BE/心情不好的产物/愚人节快乐。

————————————

【我爱你】
【哈?哦我知道,今天是愚人节,你个死青花鱼还想骗到我】
【小矮子还真是有自知之明呢】
【你说谁矮啊你个混蛋……】
……………
嘛,算了,来日方长,不急。

——————

太宰治轻轻拥着这具满是血污尚还温热的尸体
没有泪
嘴角上扬

【中也骗人呢】
【今天是愚人节啊】
【说好的,只是个玩笑啊】
【中也你快回来啊】

来日方长…吗?
有些话
我还没说呢
被愚弄了呢
我的一切
我真是
太愚蠢了
太……
来不及了…